欢迎来到卢克索娱乐城!
今天是
首页 > 旅游产业 > 游客游记
又一个古典街市
字体【 】  【发布日期:2015-12-02】  【来源:毛坦厂镇】  【阅读次数:次】  【 关 闭 】

    也许说了你还不信,在大别山簏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,竟然有一小镇,悠久得与时间一起流淌,古朴得泛着灰黑的神韵。与丽江古城比,它小了许多,是秀珍的又一个丽江;与凤凰古城比,它缺少了古今中外影响不朽的人文底蕴,它没有沈从文、黄永玉们,不过它的青砖灰瓦深厚的茵苔下有着与中国同步的沧桑;与并不遥远的三河古城比,它没有太平天国陈玉成辉煌的大捷,但它有着农耕时代永久的和平印痕。它很美,至少,我去了以后一直觉得,这是个的确很美的地方,像深藏闺阁的大家闺秀,正不断地吸引来发现的眼光。

    毛坦镇在六安市金安区版图的最南端,是舒城县与霍山县交界的地方,秀丽迷人的东石笋风景名胜区就在它不远的地方。明朝人曾赋诗赞誉皖西一带说:“山环英六千重秀,地控江淮水陆通”。真是浑然天成,这两句诗却成了毛坦厂镇的真实写照,这儿是山环水绕,地处要冲,既有着令人无边遐想的美,更有着给人世外桃源的清幽享受。

    中国的地名一般都是能让人顾名思义的,然而,“毛坦厂”这个名字却无法用字面意义来解释。原来是源于一段与明朝“马政”有关的历史。相传,上古时,皋陶(陶读“摇”)部落就曾在此活动,西周时,这里曾是古六国伯爵级贵族的封地,当年周天子巡游天下,就曾到过离毛坦厂不远处的钓鱼台一带,上世纪80年代,在毛坦厂镇西部的汪家冲曾发掘出一座周代墓葬,并出土了数件青铜礼器。当地史料还记载,春秋战国时期的名人孙膑、伍子胥等,都曾在毛坦厂附近有过活动,在镇西南的青山堰,文物考古人员曾于上世纪90年代发掘出数座战国木椁墓,如今镇南也还保留有汉代的房屋遗址。有资料表明,最迟在春秋时期,毛坦厂地区已经是大山深处一个人丁兴旺的地方了。

    毛坦厂镇镇名的由来,则有着一个故事。说是元朝末年,随着民族矛盾和社会矛盾的日趋尖锐,穷苦百姓的反抗此起彼伏,毛坦厂周边的皇姑寨、响锣寨、鸡鸣岭、三尖寨和抱儿岭等地,都成了农民起义军的营地,毛坦厂一带不仅成了义军与元朝军队相互撕杀、角力的地方,也成了朱元璋与陈友谅这两支义军逐鹿天下的战场。民间传说鸡鸣岭是朱元璋和陈友谅交战到此时,正好天亮,朱元璋怎么也砍不下陈友谅的头,朱元璋没有办法大喊一声:我为人雄,你去做鬼雄,此时,陈友谅才跌下马来死于该地。这儿就成都市鸡鸣岭。正是这一时期,百姓离乡背井,四处流离,加上瘟疫横行,这一带被称为“茅滩场”,意思是这儿因土地被大量抛荒,成了人烟稀少、茅草丛生的荒凉之地。

    朱元璋是从马背上夺得天下的,当政后对养马一事,给予了很高的关注。便积极推行“马政”。他认为马匹拥有量的多少,是国家富强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志。他大力倡导在全国各“水草丰旷之地”养马。由于安徽是朱元璋的老家,他对安徽境内的养马业便显得尤其重视,据有关史料记载:“明在内地养马计有十四监所,其中在安徽境内有五监三十三群。”“茅滩场”由于水草丰茂,逃难的百姓们纷纷从外地回来了,他们大量为朝廷喂养军马,以代税粮,不久这一带又渐渐繁荣了起来。现在,这儿有很多地名都与马有关,像“白马尖”“驻马冲”“走马岗”“饮马塘”“上马石”“马岭”“马道子”“马栏口”“马栅寺”和“养马冲”等等,都与那时候大量养马有着极大的关联,由此也可以看出当时的养马业是怎样的发达。

   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,“茅滩场”被人们根据谐音,改称为了“毛坦厂”,并从此定名。要是一定要按字意来解释,大约可以认为“毛”即茅草,“坦”即平坦大畈,“厂”则并代表了明代时有一种三面或四面无墙的房子,这些无墙的房子被称为“厂”。

    不管毛坦厂的地名有着怎样的由来,这儿地处深山,水陆交通便捷,到了清代,推行以茶换军马的“茶马政策”,毛坦厂的马、茶、盐、农、商五业都得到了迅速发展,便很快成了声震大江南北的一个商贸集散地,来来往往的商贾大儒在此云集,一时间显示出了繁荣。

    从小镇的西头走进去,青石的古街,灰砖的墙壁,门脸房里摆满了各种商品。要是细雨霏霏,轻风摇摇,稍稍有一点儿诗意的话,可以想见,那会是一个翩翩古人在古街的青石板上吟咏……

    如今,毛坦厂最有影响的是这儿有一所中学,为安徵省重点中学,当年由几百人发展成了近万人的学校,以初中为辅,几乎是清一色的高中,这儿的教学质量,堪称一流,有着相当高的升学比率。合肥、六安、安庆、巢湖、芜湖等各地市都有优秀的学子前去叩响了毛坦中学的大门,要是遇到节假日在毛坦厂游历,你会发现,有三五成群的学子们在古典的街市上留下了来往的身影。

    小镇不是很大,但很美,一条河横穿过去,水流淙淙,如琴如诉,千年的清韵流转着世事的悠远,有一种清纯,有一种意境,让我在小镇上的脚步流连又流连……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