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卢克索娱乐城!
今天是
首页 > 旅游产业 > 游客游记
毛坦厂,谁是那个懂你的人
字体【 】  【发布日期:2015-12-03】  【来源:毛坦厂镇】  【阅读次数:次】  【 关 闭 】

毛坦厂镇盛情,皖西日报.文化周刊及兄弟文学网作兴,阳春三月,一帮文人墨客驱车至此,大家来共赴一场岁月沉积的盛宴,在青砖黛瓦间寻找那旧时的光影,恍惚回到了生命的远古,与自己的先人一起下了一盘棋、吃了一杯茶、踏了一次青……

在苍苍莽莽的大山之中,在层层叠叠的清溪怀抱之内,毛坦厂这座千年古镇,岁月的斑驳的堆积,是否让你感到了淡淡的寂寞?

遥想当年,风衣鹤裳的爷们,在酒坊茶肆间一坐,六安瓜片一杯、小吊酒一壶,闲谈的是孔孟、庄子和竹林七贤,任太阳从马头墙后升起,懒洋洋的光从雕花的窗子遛进来、再遛出去,而后白花花的月光洒满了黑黝黝的山峦密林,此时山野里蛙声四起,兰花从主人的脚下长到山巅,幽幽的香在四野里放肆地游走……主人送客,客人这才兴致悠然地唱着庐剧拉魂腔回到自家的阁楼里……这一天一夜就这么从容不迫、慢慢悠悠地过去,生活周周密密地滋润到了边角!

阁楼里谁家的女子生得如此明媚,又做得一手精巧的女红,让七乡八邻的男子心中慕煞!又是谁家女子撑着一把自做自染的雨伞,走在雨后的深巷,鞋底踢碎青石板的铿锵,把书房里用功少年的心给踢乱?

又见枝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。小镇尚古,喜读圣书,如今良人进京赶考而去,今日柳色又青,不知何时归来?问青铜古镜,侬的蛾儿可细?侬的唇儿可红?推窗望去,山头杜鹃正红,想到或许良人今日归来,脸儿便蓦地起了飞花……月儿越过女墙,巷头的狗吠,断断续续,不紧不慢,而又渐渐稀了、没了……卸下簪儿、褪下环儿,慵懒地躺在雕着“多子宜男”的四根柱大床上,今夜又将独自忐忑着湿漉漉的不眠……

明清那个时代,是属于安徽的,自从和尚朱元璋当了皇帝,龙脉之地安徽便名响了天下,朝廷冠盖徽人为甚,而徽商,更是名震遐迩,而无论为士为商者,只要腰包有了银子,便开始回乡置田盖房,从此粉墙黛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便巍巍天下了!

道光年间,六安东河口人涂宗瀛官居光禄大夫、兵部尚书、湖广总督,晚年辞官,移居毛坦厂,在老街大兴土木,请来徽派建筑工匠,运来江南石材,建公馆,盖家庙,筑商铺,至此,飞檐翘角、气势恢宏的毛坦厂老街,已伊然成形。古老的中国人爱给自己的性灵找一个安顿的场所,好让自己疲惫的灵魂得到慰籍。毛坦厂作为涂公退隐之地,想来其建筑定与其心性相同,是为其心灵而建吧——孤帆落照中,见青山映带;征鸿回渚处,出渌水荡漾;声凄于夜月,萧瑟乎秋飚;一夜西风,寒生白露;万山深处,影落烟回……无不韵人纵目,云客宅心。性灵所寄、乐意所归,便将天地之无限生机与博大雄奇收摄于这壶天勺地之中了。古人心雅,崇尚天人合一,以诗意的目光看待世界,大千世界,森罗万象,无不成了和人的生命相关的世界,一个与人的生命彼摄互荡的空间,绘画书法、音乐建筑无不如是,其实流淌其间的无不是对人生的认识、生命的解读……如今,建筑已老,而老宅深巷的主人也已千上万水地走远,徒留一颗古人的心在风中茫茫地寂寞了!

走在老街的青石上,目光轻轻触及岁月留下的曾经的忧伤:江山风月,本无常主,闲者便是主人。可是,今人今天虽在古人走过的青石上走过,而其脚步恐怕再也没有当初的轻盈了——如今大家在时光的机器里奔走,就是郊游踏青仿佛也变得脚步匆匆、凌乱不堪,再也没有古人的那份悠闲与淡定了。心中满载着欲望,走在这青山绿水间时光的隧道中,请问,可能汰去几许烟尘?

记得看电影《2046》,那些坐在时光列车上的人们都在追问:时间变换了,人的感情会不会变?——就如香港的制度虽50年不变,那么人呢?感情呢?

面对斑驳沧桑的老街,请问——谁是那个懂你的人?


 

不敢在午夜问路

怕触动了伤心的魂

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

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嘛

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

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


 


 

分享到: